IFA Paris学院上海校区 2019金银奖花落7位年轻设计师。从130多组毕业设计作品中脱颖而出,「2019获奖学生成长路系列」,倾听他们的设计理念和校园成长故事,更多了解他们的成长经历以及获奖服装系列背后的故事。

毕业设计 Civon 设计稿(部分)

?

我有一个“学霸”哥哥,从小就是家人眼中“学不好”的小孩。好像读什么最后都变成了「烂尾工程」。幸好,这次的毕业作品不是。「高中毕业后,在周遭压力和家人安排下,去了英国读商业预科。但在那里我意识到真正让我感兴趣的是艺术。因为很少向家人表达自己真正想要做什么,一开始家人不理解也不支持。经过了多翻“艰苦抗争”,最后我来到了上海,开始学习服装设计。」

「在上海另一家服装学院学习了一年半后,我转学来到IFA Paris上海校区二年级,继续我的时装设计学习。IFA Paris的设计课程有更多电脑操作课程,比如Lectra力克(电脑打版排版)、Illustrator、Photoshop等,这些课程更符合当今服装设计业的实际工作运用。因为是转学生,我在二年级花了很多功夫追赶进度,查漏补缺。」

「我的毕业设计主题是“不洁恐惧症”,也被称为“细菌恐惧症”。在一带一路时期,是否发生了一些死亡?在研究之后,我发现巴黎发生了“黑死病”。我开始思考,人们如何处理它,人们如何清理它。」「我发现在我脑袋里有面具和过滤器还有手套。我们在什么情况下会穿它?当我们打扫的时候。什么地方的细菌较少,并且每天都消毒,那一定是实验室。所以我开始想在服饰上不断包裹防护措施,像疯了一样远离细菌,结果我发现,这本身就是“不洁恐惧症”。」

毕业设计稿我设计了30多张。在设计选稿那天,根据院长和老师选出了6套作品,我马上开始了白坯布制作。从白坯布到最后成衣,6套毕业作品最后的制作时间整整花了三个月。

在成衣制作过程中,当时找不到一种想要的面料,期间有半个月的时间什么事情也做不了。终于在距离DeadLine只剩下一个月时,找到了厂商帮我分析制作了需要的面料,时长近十五天。

在这期间,我也因参加了Vogue三周年Event的Dressing Assistant(穿衣助理) 的工作,认识了些朋友。他们的工作有接触到热转印,因此意外得到了双肩包背后文字的反光效果。

在毕业制作最后这段时间,经历了无数个长夜,跑遍了各个地方。最后一晚,在家里设了背景和灯光,临时叫了朋友来家里当模特,自己设计了化妆效果,拍摄到深夜,选片到清晨。短暂的休息后,起床参加了毕业答辩。这大概是我人生目前最充实最繁忙的几个月。

毕业设计 Civon 大片拍摄(部分)

虽然这个系列还没有达到我理想的效果,但评审现场,当看到所有评审老师对我设计的肯定,我的心情莫名的复杂。答辩结束后回到家,突然所有的压力在那一瞬间无法控制,大哭了一场。这个从小一直被否定和自我否定的「烂尾」小孩,终于给自己了一个交代。

「17岁那年,曾经迷茫的我,也在酒吧唱过歌,虽然被各个酒吧老板认可,邀请我去当驻唱歌手,但最终我还是选择了学习设计这条路。因为我觉得最终对人生有帮助的,是你的技能,而不是你的才艺。」

最后按照惯例,依然分享两个和Civon的快问快答,特别适合「想在服装设计学海里扑腾的同学」阅读。

IFA Paris:当初为什么选择来上海?

我特别喜欢上海国际都市的氛围。我会留在上海,继续往我喜欢的服装设计方向发展。

IFA Paris:有什么特别的建议想学服装设计的同学吗?

我想对喜欢设计的同学说,在学习设计期间你可能会出现怀疑自己、讨厌自己,甚至贬低自己的情况,但当觉得自己不行的时候,不要急着求全,跟着自己的节奏,一件一件把事情做好,不要被周遭的事物影响。学设计,做自己比什么都重要。

IFA Paris:对下一年毕业的学弟学妹有什么建议吗?

面对毕业设计的制作期间,一定会有一段讨厌自己作品的时期,只要坚持做下来,结果或许得不到自己百分百的喜爱,但绝对比预想的还要好。很累,但值得!

想看Civon在家自主完成的大片精彩花絮?快来关注IFAParis艺法巴黎 微信服务号。

想了解更多Civon在IFA Paris的学习课程,请点击: 时装设计与工程本科课程